圈圈

咦 你发现我啦
身份 cp农坤农 还有不定期上线的白鸽

【all坤】8 产检的结果...?




#血型相关皆为私设,切勿当真~

范丞丞追出去的时候三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心想转身回去有点窝囊,便沿着走廊漫无目的地溜达,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他们那间。

谁知道刚出办公区没几步,就看到一个门开着不大的缝隙中,正是坐在一旁的陈立农和躺在医院床上的蔡徐坤。他本想推门而入,没想到里面的两个人的脸突然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吧唧,亲上了。

范丞丞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过,一句“卧槽”硬生生压了回去,却没想到肩膀突然被另一个人拍住,倒是把他吓得一激灵。

“Justin你是想要吓死我吗??”来人正是团里的小忙内,黄明昊把下巴搭在范丞丞肩膀上,往里看的同时还忍不住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嘘,你别让他们发现了啊。”范丞丞提醒着Justin,然后叹了口气。“这我是进还是不进啊……”

“进啊!你来个当场捉奸,看他们尴尬不尴尬。”Justin笑嘻嘻地一推范丞丞的背,后者一个重心不稳就跌了进去。里面的两个人瞬间分开。

“hi,农农、坤坤,我跟……Justin有点不放心,”范丞丞一边保持着尴尬的微笑一边迅速把后面的弟弟拽了过来,“对,来看看你们。”

陈立农看不出在想什么,但肯定没什么好心情。小队长倒是明显耳朵“唰”的一下红了,干咳了两声,说:“医生马上就来了。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吧。“

“那我们也进来了?“门外突然传出小鬼的声音??

范丞丞和黄明昊一转头,外面五个人笑嘻嘻地看着他们。此时医生刚好从里屋走出来,看到一堆人杵着又傻了眼:“这……“

蔡徐坤无奈地向他笑了笑,:“不好意思,他们太调皮了,我也管不住。“

医生一脸想说“看出来了“的样子,只好向他们招了招手,“都在那边坐着吧,别吵就行。“

“好的好的,我们一定乖乖的,麻烦医生了。“Justin聪明机灵地双手合十向医生摆了摆,然后其他成员才开始对医生表示感谢,朱正廷也一脸诚恳地说:”我们的队长就拜托您了。“

一通检查过后。

医生摘下口罩,把报告递给了最先跳起来的范丞丞。

“孩子和大人情况都还不错,报告保存好,以后可能还会用的。今天就到这吧。“

“辛苦了医生!“”谢谢医生!辛苦了。“此起彼伏的声音从男团中发出。

“诶?不对啊。“范丞丞不经意地看着报告,却忽然凝住。

“怎么了?“其他人都去围住了坤坤,Justin却因范丞丞疑惑的声音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

“这里写宝宝的血型是A……可坤坤的是O啊,那就是说……“

“孩子爹是A?“黄明昊反应的很快。

“嘘,要不先别告诉他们了吧。唉。我居然会输给农农……你先让我难受一会。“

Justin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的,坤坤心里一定有你。走吧,大家都出去了。“

“诶?什么时候走的?居然把咱俩扔了??“

“丞丞和justin研究啥呢?快走啦!“门口传来朱正廷的声音。果然还是自己的队长最关心我们啊,哭。

“知道了,这就来!“

【all坤】7 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的

 

“到了到了,别玩啦你们。”尤长靖看到外面带着显眼的红色十字架的白色建筑,拍了拍旁边几个埋头的兄弟。

 

黑色的面包车隐蔽地停在了停车场的角落,九个高个长腿的大男孩都戴着黑色的口罩,行色匆匆地从车中鱼贯而出。陈立农借着刚才的位置优势顺手揽住了蔡徐坤的肩膀,保护着他不被别人发现。后排的范丞丞刚一下车就看到前面俩人这亲密的举动,心里生出一丝不快,又怕引起路人注意,不露声色地快走几步超过了小鬼王子异几个人,极自然的伸出一只胳膊搂住了队长的小腰,又低声对蔡徐坤说:“走吧,别怕,有我在呢。”

 

这一通操作被超过的几个人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Justin和朱正廷两个吃瓜群众忍不住交换了“啧啧啧”的眼神。

 

助理事先联系好的接应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没多废话就把他们领进了办公区域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叫医生来。”

 

随着那人门声一关,房间里的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坤坤,你来坐这个沙发吧。”王子异眼尖地看到了角落一个黑色皮质沙发,大概是两个人正好三个人有点挤了的位置。蔡徐坤没说什么,跟着他就坐了过去。这倒没啥,不过坐下之后,王子异就十分顺手地把蔡徐坤的手抓了过来。

此举在旁边站着的两个人中无限放大。范丞丞意有所指地咳了咳,陈立农则皱了皱眉,眼睛开始在房间内搜寻别的座位。

“bro,你干嘛动我老婆的手?”谁都没想到,范丞丞突然很刚地说了这句话。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坤坤是我的男朋友,我凭什么不能牵他的手?对吧坤坤?”王子异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转头向蔡徐坤投了个笃定的眼神。

一时间八个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一点上,尤长靖扯了扯旁边林彦俊的袖子,咽了口口水用眼神充分地向队友表达了他的紧张。

没等蔡徐坤应答什么,一旁的台湾忙内忽然说:“你不要这样子逼他,我相信坤坤心里一定有我们当中的某个人,但是......”

“一定不是你。”

其他几个吃瓜群众倒吸了一口凉气,朱正廷在看不见的地方疯狂摇晃justin的胳膊,“你看到没看到没!他们中间的电火花都快崩到我这来了!”Justin (兴奋地):“我的天哪农农发威了好刺激好带感啊!”

这时门刚好突然打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探进头来:“哪位检查?”

众人指向蔡徐坤说“他”。

“可以过来了,诶你们怎么这么多人陪啊?来一个孩子爹陪就行了。”医生看这架势屋子里黑压压一群人有点被逗笑了。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谁是...”林彦俊傻傻地嘴快,被尤长靖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低声提醒:“笨蛋,你是想让人家怎么想我们啊?”

医生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我去吧,丞丞,下次你去。”陈立农径直走向沙发,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把手从那个人手中解救出来,拉着他就向门口走。

范丞丞还没来得及质疑什么,刚上前一步,门就被“嘭”地一声关上了。

“农农,农农这次有点酷诶。”小鬼笑着打破了空气的沉静。

但众人实在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尤其是旁边有两个低气压的个体正冒着一团黑气。

“丞丞,你要想去就去,别在这憋着啊。”朱正廷看不下去,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你难道不想看看你儿子长什么样吗?”

范丞丞露出了纠结的表情,过了几秒钟,他终于做出了决定:“你说的对,凭啥他让我下次就下次,我就要陪坤坤检查,哼!”一边说一边一眨眼就冲出了门外。

“咋整啊,我总感觉他玩不过立农。”朱正廷望着一闪而过的背影,一副长辈担忧晚辈的样子叹了口气。

“其实还是要看坤坤的选择吧,我觉得他还蛮喜欢丞丞的。”尤长靖安慰了下他。

“所以你们觉得只能是他们两个当中的一个吗?”林彦俊突然说。

“你什么意思啊?”刚刚还在看手机的Justin突然抬头,带着一丝笑意。

“你们不记得吗,有几天农农和丞丞都出差了,坤坤连续喝多了几次,好像不是在自己的房间睡的哦...”林彦俊说的很小声,但房间本来就不大,却引来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反正我承认,我也有过不理智的一次。”林彦俊无辜地举起了手,“抱歉一开始没找到机会告诉你们。”

然后又环视周围,“我应该不是...唯一一个有所隐瞒的吧?”

 

 

vivo 的资源是真的好..王府井大街一抬头就是

anybody在看麟犀之夜吗 突然变成熊猫我有点慌...


【all坤】6 小玫瑰众星捧月去产检

“震惊!国内某九人男团再次合体,现身医院竟是为何??”

面包车座后排的Justin一脸夸张地学着那些无良媒体营销号的语气,一边怼了怼旁边的队友范丞丞,“诶,说好的要低调点呢,怎么全来了啊!”

“孩子他妈产检,还不让孩子他爹陪啊?”范丞丞理直气壮地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问问前面那几个瞎凑什么热闹啊?”

小鬼跟王子异正freestyle得很嗨,此时听到后座传来的质疑,不满地停下了饶舌转头说:“关心队长咋了?人人有责啊。”

“就是嘛,诶,”朱正廷突然伸过头来神神秘秘地凑近,瞄了眼最前排的小队长没把注意力放在这边,跟乐华line说:“我真的好好奇坤坤的宝宝长什么样子啊,你们不好奇嘛?”

“这才俩月,能看出啥啊?”范丞丞不屑地说了句,声音比zzt略高了点,朱正廷赶紧比了个“嘘”的手势,又瞅了眼小队长,看他正和农农聊着什么,才松了口气继续说:“怎么不能看出来啊,你不会联想吗?你想象力不是挺丰富的吗?”“反正肯定贼帅,随我就是这种高冷的帅,随坤坤就是那种有魅力的帅。”“得了吧,你的高冷人设不是早就崩了吗?”“哪有,我范泽言的称号可不是瞎传出来的!”

“等一下,你怎么确定是儿子,万一是个女儿……”Justin这时候才加入了八卦小组(3/3)。

“那更好啊,我肯定把她宠到天上,喜欢啥就买啥,谁欺负她我跟谁急。”

“哈哈哈那如果你女儿跟坤坤同时掉进水里你救谁??”贾四艇突然搞事。

范丞丞却想都没想:“我老婆会游泳啊,不用我救。”

“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你不会游泳哈哈哈哈……诶疼疼疼别打我啊!”


前排。

“诶坤坤,你能感觉到他在里面动吗?”台湾大男孩此时正饶有兴致地低头看着坤坤的小腹。

“有……一点吧。”小队长看着隆起的小腹,和旁边探过头那个人来软软的黑色毛发,脸色微微泛起一层水红。

隔了一会两个人都没讲话,陈立农突然看向了车窗外,有点含糊不清地似乎在说:“坤坤希望他是谁的孩子啊?”

蔡徐坤轻轻拽了拽他的胳膊,他便回了头,眼见着坤坤唇齿微起刚要开口,后面的范丞丞却突然一声大叫,吸引了全车人的注意。

“我‘死’了。”范丞丞手里放下了手里横屏拿着的手机,一脸吃了翔一样的“微笑”。

“谁让你不躲草里啊,傻。”朱正廷和Justin也放下手机,感受到了大家的注目礼,“不好意思各位,丞丞让你们见笑了。诶农农坤坤要不要来一把?我们正好差两个人。”

陈立农心里却还等着他的回答,刚想拒绝,蔡徐坤却一口答应上了,“来呗。”又转头一脸天真无辜地问台湾boy:“农农不玩吗?”

没办法,下次再问吧。“玩吧玩吧,排位还是匹配?”

我哭了谁知道!!!TTTTT
cr 见水印

【农坤】这个男粉有点好看啊! 4







这个节目设定是要明星嘉宾和粉丝24小时相处在一起的,意味着......晚上也是要在一起的。

本来节目组考虑到男女有别,还设置了两个房间,这下可好,“反正都是男的,就住一起呗!”导演一句话,于是原来的单人间变成了双人间,陈立农和蔡徐坤到达的时候,两张白白净净的小床就静静地并排摆放在那里,暗示着两人即将一起度夜的事实。

陈立农没什么架子地“扑通”往床上一坐,一边笑着对还在门口的蔡徐坤招手:“坤坤,来坐啊~这个床好软ne。”

蔡徐坤却正被一个工作人员叫住,向另一个方向点头说着什么,好像没听到他的邀请。

陈立农看蔡徐坤似乎在忙,微微抿了下嘴,掩饰尴尬地假装看四周,又坐在床上像小孩子一样试着床垫的弹性。

“嗯嗯,好,我知道了。”蔡徐坤听着工作人员的嘱咐,很有礼貌地点头微笑,那人十分满意地夸赞道:

“不愧是高校的大学生,我们节目幸亏请了你这样的粉丝啊。”

“哪里哪里,我相信他的粉丝都很好的。”他摆出一副社交性的笑容向那人摆了摆手,终于结束了谈话。

应付完工作人员松了一口气的蔡徐坤这才进了房间,就看见那个偶像与无数平常的十八岁男孩一样,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着手机。

蔡徐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平打开,蹲在地上翻找起什么来。

陈立农仰头拿着手机的姿势没变,眼神却偷偷往那边一瞟,又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

“农农,这个是给你的。”

一块英文字母包装的巧克力突地进入了陈立农原本只有手机屏幕的视野,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

“哇,这个是给我的嘛?谢谢哦。”陈立农感到有些意外的惊喜,顺着手向上看去,看到眼前长得很精致的那个男生。

“每天结束的时候,我都会送给你一个礼物,这只是今天的份哦。”蔡徐坤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不给他多余的说感谢的机会,就离开床边走向了卫生间。“我先去换衣服洗漱咯。”

陈立农看着手里似乎还带着他余温的巧克力,心里淡淡地分泌出一些暖暖的物质,搔得他有点痒。

以前......从来没这么近距离地和一个粉丝相处过长的时间。或许不能叫他粉丝吧,感觉......就好像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明明以前从未见过,他却了解你的一切。就好像一直在被他默默陪伴着,可直到今天我才有机会回应他、认识他。

陈立农伸出胳膊一探脖子,把床一侧的黑色双肩包拉向自己的脚边,小心翼翼地把巧克力放在了书包内的夹层里。心里暗暗做出了个决定。

可是在皮肤白皙的蔡徐坤穿着睡衣,湿着额前的黑发从卫生间出来时,陈立农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谢谢”顿了两秒才发了出来。

看见蔡徐坤笑着说“农农喜欢就好”的时候,他的心甚至漏跳了一拍。

陈立农咽了咽口水,在蔡徐坤经过自己往另一张床上走的时候略微局促地拿起手机划开了锁屏又按上,他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了,怎么可以对一个男生心动啊?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陈立农,你是娱乐圈的明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会为一个小粉丝动心的。嗯,对。我是很有定力的。

陈立农呼了口气,决定再看向蔡徐坤一次以证明自己的“心动”只是错觉。

想好了的他放下手机,装作毫不经意地向旁边一转,却直接正正对上那人离的超近的大而明亮的双眸。

“你头发上好像有东西......”那人正认真地盯着他头上的某一点,手似乎在拨弄着什么。

而下面的人心脏却忽然跳得快要炸了,眼前的人精致的眼睫毛都近得让他能看得一清二楚,一个男生却有着白白嫩嫩的皮肤,甚至还散发着某个不知名沐浴露的奶香,小巧的鼻梁和精灵般的双眼,近看更是挑不出一丝毛病。

“好啦。”蔡徐坤把灰尘往旁边一弹,离开了陈立农的脸庞,却感觉自己的爱豆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我脸上也有东西吗?”蔡徐坤疑惑地问。

“有啊......”

“什么?”

“帅气。”陈立农认真地答到。

【农坤】这个男粉有点好看诶 3

节目录制比蔡徐坤想象的复杂得多。


其实剧本他仔细看了一遍,并不是很复杂,大概就是他和明星嘉宾一起去游乐场体验一天,把所有比较刺激的项目、好吃的都玩一遍吃一遍。


真的很轻松……个鬼啊。


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过山车这种东西啊???蔡徐坤一边在巨大冲击力的气流中吓到快要窒息,一边用余光看着旁边笑着大喊的毫无表情管理的他的……爱豆。


你再这样叫我真的要脱粉了好吗。


而此时刚下了机器,被腹诽的主人公却没心没肺地揽过蔡徐坤瘦瘦的肩膀,“好好玩诶,对吧!”


蔡徐坤虚弱地点了点头,心里说您开心就好。


“那要不要再来一次!”兴奋的农农用兴奋的湾腔说。


“不要!!!”


工作人员a转向工作人员b:“嘿嘿嘿…我为什么露出了姨父笑……”

工作人员b拍了下他的脑袋:“嘘!别错过发糖了!”





蔡徐坤的腿还没迈进鬼屋一步就不听话的开始发出抗拒的信号。


“这个……是一定要去的吗?”蔡徐坤咽了咽口水,趁着陈立农走在前面对着跟拍摄像可怜巴巴地说。


摄像机点了点头。


“可以不拍吗?”


摇了摇头。


“喂,坤坤,你在干嘛啦快过来呀!”前面那人又是转过来一阵开朗的笑,阳光一闪,给那个又高又白的少年镀上一层金边。蔡徐坤的心瞬间好像被喂了一口蜂蜜,腿也像被装了磁铁不由自主地向着那个人走去。


算了,见鬼就,,,,,,见鬼吧!他闭上眼睛,紧紧抿上了唇,做好了受到惊吓的准备。


却突然在右手手心感受到一阵温暖传来。


不敢相信地睁开眼睛,蔡徐坤的心又撞了起来,顺着手的主人逐渐向上看去,正是他日日夜夜在屏幕前不为人知地思念过的面庞。真人却又比他看过的任何照片都更加美好。


旁边那人却只是一脸轻松地看着前方略显阴森的黑色通道,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灼灼的目光,陈立农突然转过头冲他一笑,很自然地拉着他的手向前微微发力,说:


“别怕啊,有我在ne。”


【农坤】禁忌关系 十一

“下面一位就是那个可爱的大男孩,大家猜到是谁了吗?”主持人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后台,和舞台的侧方,陈立农的心脏砰砰砰地撞击起来,好紧张……要窒息了。不行,我要深呼吸。陈立农闭上长长睫毛的眼睛,头上一滴汗滑过饱满的脑门,在睫毛处未未凝结一顿,剔透地落下。“呼……”

 

“有请,蔡徐坤战队的,陈,立,农——!”

 

上台的一瞬间,灯光很刺眼,台下的观众很吵,陈立农却觉得自己仿佛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只是凭着身体的本能地站在彩排时早已固定的站位。

 

“并没要求有谁能体会……更别擅做慈悲。”

“同情才不会给我安慰,反而让我流泪。”

 

一切都按照准备好的节奏进行,除了……愈加让人不得不注意到的头痛。

 

是最近熬夜熬太久了吗……陈立农尽量地维持着表情上的笑容,头上的汗却越积越多。

 

“……走得越近心越像刺猬,从未卸下防备。不如早就把我向外推,彻,底,粉碎。”

 

“在你眼中我是谁?你想我代替谁?……”

 

突然,世界都静止了。陈立农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要忘了心跳。“你想我代替谁……”完蛋了,我怎么这个时候会……忘词。

 

空荡荡的伴奏毫不留情地继续,台下观众的窃窃私语声逐渐变大,陈立农真实地感受到了绝望,浑身冷得彻骨,下一秒就想要原地消失。他尽可能地强迫自己顺着伴奏,找回那在脑子里循环了无数遍的回忆。

 

“在我眼中你是谁?霸占被爱的滋味。拥抱让你好累,爱的多的人总先变虚伪……”

 

 

陈立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台的,是用失魂落魄几个字形容都不够的空洞和绝望。还有,对自己深深的失望……

 

果然,我是个废物吧,什么都做不成。也不要有人来喜欢我了,我不值得。

 

从下台到录制结束,陈立农一直呆坐在后台的角落,低着头,兜里的歌词纸被用很大的力度捏成一个极小的纸团,带着主人满满的不甘心和自我否定。

 

木子洋骂了他些什么他也左耳进右耳出,除了点头仿佛失去了语言功能。

 

“对不起小弟,机会我只能给你这一次,你这样的态度,我耗不起。我以为我发现了颗新星,没想到给自己找了个笑话。阿姨的病,你自己想办法去吧。我不会再给你多余的资金支持了。”

 

最后一句,像是一击重锤,压在了他还未成年的心脏上。一旦想起家人的脸,陈立农便顾不得什么面子,焦急地拽住了木子洋刚转身要走的胳膊,“我的事我自己来承担,求你……不要放弃我的妈妈。”

 

木子洋转过去的身子没有回头,只是说“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还要残酷,”

 

“没有谁有义务对谁负责。”说着,甩开了他的胳膊。

 

走了一步,却听见背后一声,“扑通”。

 

“求您了……”

 

少年跪下来的身姿,让每一个经过的人都不禁侧目而视。长而优越的腿即使贴在地板上也是养眼的,只是它的主人并无暇关注这些。

 

转身走了几步的那个模特身材的老板到底停住,叹了口气。

 

“只到这个疗程结束。”

 

这个疗程……只有三天了。陈立农的心微微一沉,却没有了更多的筹码,除了这样求人,自己好像什么也做不到了。

 

那以后……要怎么办呢?

 

陈立农浑浑噩噩地不知不觉走上了凌晨的街头,却撞到了另一副熟悉的身体。

 

是蔡徐坤。

 

他克制不住自己地抱住了眼前的心灵稻草,泪如泉涌。后者轻轻拍着他颤抖的背,说:

 

“走吧,跟我回家。”


【农坤】这个男粉有点好看诶 2






#前文往前找
#大家还想看之前哪个坑的更新,求评论留言!!





老师在前面滔滔不绝地吐着口水,似乎在说什么“现在的男明星啊越来越没有阳刚之气了”之类的鬼话,坐在倒数第二排那个名叫蔡徐坤的男生听了两句便略微烦躁地低头插上了柔软的隔音耳机,手指划了两下就熟练地点开了微博那个黄红的的小眼睛。

谁知一点开,手机的微博提示音就突然开始响个不停,引来周围几个人的侧目而视,吓得蔡徐坤赶紧狂按了几下音量键。手机停下了大呼小叫后,他才看到消息列表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了。鲜红色的数字让他有种自己莫名其妙火了的错觉。

他点开评论,全是铺天盖地的“羡慕啊啊啊”“怎么会是男粉啊哈哈哈会很好玩吧”“吸欧气吸欧气”“告诉农农让他多吃点照顾好自己!!!!”

心脏砰砰砰得开始撞击胸口,他克制住颤抖地点开原微博。

我......

我真的中了,那个转发几十万只抽取一人的“与爱豆相处21天”的录制资格???

【私信】与爱豆相处21天官博:恭喜你~这位幸运的粉丝,接下来的录制期间你将与@陈立农亲密相处100天哦~请把您的身份证号和信息交给......并于三天内到.......处报道。



还上什么课啊?

旁边室友看不下去他一直合不拢的嘴角,“你都傻乐半天了,怎么,有对象了?”
蔡徐坤手里不动声色地把手机关成锁屏,一边对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室友a摆出一个灿烂的笑,说:

“快了。”








化妆刷扑朔扑朔地擦着一个明净而白皙、下颌线利落帅气的脸颊。而脸颊的主人此时正低头认真地看着节目组给的剧本。

再次确认后,他向一旁的助理好奇地问:“所以,和我一起录的粉丝,是农糖哥哥咯?”

助理叹了口气,“是啊,本来说是要重新抽的,结果导演说这样反而更有看点啊就这么定了。”

“哈哈,挺好的啊,我也很好奇呢。诶?化妆老师可以了嘛?那我现在就要去见一见他咯,走走走。”陈立农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向助理催促地招了招手。






蔡徐坤忘记自己是从什么时候,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不像是会追星的那种人。从小就成绩优异,长得也很帅气,又有着他这个年纪少有的成熟和良好的教养,受到各种长辈老师的一路赞美,说这孩子啊,有前途。他在所有人羡慕的眼神中考了一个非常理想的大学,上的是最热门的专业,金融系,以后也被认为会一定会成为一位出色的事业家。

可这样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却在好朋友问自己喜欢什么时,茫然地说了句,我不知道。

但是这样一种空虚感,却被那个人的笑所填满。而且蔡徐坤也没想到,自己明明是个不容易冲动的人,但还是越来越无法自拔。他知道这么说别人可能会嘲笑他,但他就是觉得,冥冥中好像有一根线牵引着他向他奔去。就在上一次的签售会,他的感觉好像印证得更强烈了。

“你好,我是陈立农,叫我农农吧。”

一只温暖的手进入了他的视线,一抬头,是那张日思夜梦的笑脸。

“我叫蔡徐坤,你可以叫我,坤坤。”

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手下意识地接了上去。

“你真的是我的粉丝嘛?”好奇的眼神。

蔡徐坤被他逗笑了,“是啊,我喜欢你很久了。上次签售会我也去了哦。”

陈立农第一次这么近被一个男生表白,蔡徐坤化了点淡淡的妆,竟有着不输明星般的好看,精致的眉眼和微微发亮的朱唇,让见惯了浓妆艳抹的他心里竟闪过了一丝心动。

内心:想森莫啦陈立农,好好录节目,不可以乱想!